今早起床,東尼來電告知銀行擠提。

吓?咁誇張?香港很久沒試過擠提了,對上一次是何時我不記得,只記得曾經有「西餅擠提」,有人一次過拿十幾盒西餅回家。

在這金融海嘯中,果然人心虛怯。

美國這邊危機更大,政府雖肯用七千億救市,但電視上天天都有討論應否用公帑救華爾街大亨。救市雙雄——Paulson和Bernanke這兩天跪玻璃求國會議員放條生路,連Bush今晚都要幫口說服。

寫寫下,突然看見新聞報導指McCain提議將星期五晚的First Presidential Debate押後,以謄出時間應付金融危機。嘩!不知道McCain是否覺得在這個經濟形勢下,出席debate都是捱打,所以要押後這次debate,待形勢好點才說?還是他知道什麼內幕消息?

Presidential Debate對總統選舉非常重要,可能會扭轉雙方的形勢,現在McCain拋出這個提議,不知Obama怎樣回應,他應該死都唔肯押後這個狙擊對手的機會。今日已經星期三,連我和東尼都預備好星期五晚留在家看電視直播,現在才叫停debate,真的很震撼。

2008年這個總統選舉,真是高潮迭起,再加上金融海嘯,情況前所未有的複雜︰性別、種族、年齡、經濟、政治、文化,各種問題攪在一起,這次選舉是一個好好的Case Study.

現在的情況,有點像一滴墨水落在清水之中,墨水越發越大,牽連甚廣,最終清水變濁水。

未來還有幾多事要發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