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我們去看W.

雖然是中午場,住宅區戲院,但等候入場的人龍有上百人,還有一條龍是排隊買票的。美國人真的對喬治布殊那麼有興趣嗎?

 

恕我不能寫一些很深入的評論,因為沒有字幕,不是完全明白其內容。不過,我覺得這齣戲像是突顯了喬治布殊一生怎樣受到別人的影響。年青時,他父親名震政壇,可他只是一個喜歡醉酒駕駛的蠻牛,沒有人覺得他是當總統的人才。好了,當他真的成為總統,又受到他的幕僚影響,做了很多不知是對是錯的決定。根據電影裡的人物塑造,副總統切尼是左右喬治布殊決定的「奸臣」,單是看他常常不出聲站在角落的老謀深算樣便知道。最近成為新聞人物的前國務卿鮑威爾則是反戰英雄,在討論應否出兵伊拉克的會議上,只有他力排眾議堅決反對,但最終喬治布殊仍是聽切尼支笛。雖是如此,他強忍心中的不滿,努力做好他的職責,在聯合國會議上說服其他國家支持美國攻伊。當然,沒多久他便辭職了,最近還調轉槍頭支持奧巴馬。我想起特區高官近期擺到明的權力鬥爭,他們是否應向鮑威爾學習呢?

電影對現任國務卿賴斯的著墨不多,她的對白少得可憐,稍不留神還以為他是做會議記錄的秘書。她對喬治布殊的影響應該不少吧,不知為何變成可有可無的小角色。

電影中有幾幕與上帝有關的場景挺有詩意,喬治布殊是彷彿常常受到上帝的感悟。但是上帝為何要安排他做總統,真是只有上帝才知道。

片末有場講喬治布殊知道在伊拉克找不到大殺傷力武器時,他大發幕僚和下屬脾氣,有官員提出請辭,可是他怎樣也挽回不到他的聲譽。當初說服他出兵的切尼躲在背後事不關己,所有污名要喬治布殊一人食哂,你最信任的人原來是害你的人,真恐怖。做總統不是簡單的事。單喊口號、攪親民是不夠的,心態上要夠狠,不要耳仔軟。Sarah Palin固然不是做總統的材料,但是Obama準備好了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