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乘eurostar往巴黎,到達時已是晚上十一時。乘的士往酒店,治途看到聖誕燈飾,兩大百貨公司老佛爺和春天,爭豔鬥麗,燈飾閃得人張不開眼睛,真想立即下車拍幾張照片。

巴黎是city of light,不是騙你的,晚上十二時仍然發出亮光,一棟棟舊建築繼續發出歷史的光芒。從紐約到倫敦到巴黎,我開始辨識到這三個城市的微妙分別。

今天過了愉快的一天,再訪musse d’orsay,成功參觀andre brasilier的gallery,這些遲點再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