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來了。

說真的,一星期內兩大州、三個城市、三個時區,也真的是很累很累的旅程。去完倫敦和巴黎後,回來紐約一晚,再出發往華盛頓,嚴格來說,是四個城市。昨天回到家,已經無比的累,幾乎連話也不想說,渾身不舒服。東尼有位朋友,每週一從香港飛往東京工作,星期五晚又飛回香港,但每次我們見到她,她總是這樣精神奕奕,我佩服她。人家是工作,我只是遊玩,也累成這樣子,只能說,我開始老了。

簡單說幾句的感受吧!

倫敦還是我最喜愛的城市,就算是繁忙時間在人山人海中等地鐵,那種奇妙的寂靜也讓我感動得說不出話來。英國人總是禮貌周周,沒有大呼小叫,只是默默地(或是冷漠地?)生活著。這次我搭地鐵時拿著大包小包,兩次有人要讓座給我,看來英國人也不是太冷淡。在倫敦我第一次發現自己的英文水平其實不差,因為別人的一字一句我也聽得清清楚楚。過關時那關員的英國口音悠悠地鑽進耳裡,真的舒服。

巴黎,怎麼說呢?去年渡蜜月,覺得它浪漫。今年再去,發覺她的食物無比美味。其實去年我已留意到法國菜真的好吃,但不深刻。但今次竟然瘋狂愛上,餐餐都要吃法國菜,更食了兩次牛肉他他。法國菜,除了onion soup,其他也好吃。這次我留連在左岸的時間較多,真的體會到巴黎的情味,星期日和東尼在大街小街走走看看,在咖啡館喝杯咖啡,在橋上看風景,這樣便過了一天。去年的巴黎之旅計劃得太好,太趕急,太貪心。今年,放慢腳步,又有不同的感受。

華盛頓,竟然有驚喜!在此之前我對它沒有什麼期望,只覺得它是一個很悶的行政區。到達火車站,穿過大堂,看著那宏偉的建築,我已有好感。上了車往酒店,一路上看這個城,清潔的市容,整齊的規劃,周圍都像散發著智慧和歷史的氣息,車子到達酒店,我已愛上這個城市。國會山與林肯紀念堂中間的一大片綠地,再加上附近的博物館群,讓我覺得,住在這裡也不錯。我與東尼說好,明天櫻花盛放的季節,要再來華盛頓。東尼當然說好,因為今次他只看過在黑夜中發光的白宮後門,其他的著名地標,連影子也沒見過。

回到了紐約,再次確定它是令我又愛又恨的城市。昨晚甫從Penn Station踏出街道,遍地都是酒瓶的玻璃碎,污水留滿一地,的士站負責維持秩序的大叔,不斷向著的士咆哮。我對自己說,雖然你憎恨這一切,但是剛才在火車上遠遠的瞧見曼克頓的天空線,你還是很高興回到了紐約,至少你在這兒有一個簡單的家,能夠在自己的床上迅速入睡,是無比舒服的一件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