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部的雪終於吹到來紐約。

正午,出門買菜,但覺異常清冷。出門前查了溫度,不過是3度罷了,為何會這樣冷呢?我一邊行一邊要用雙手掩著耳朵,後悔自己沒有戴帽,覺得自己有點像Edvard Munch “The Scream" 裡的那個人。

回到家天好黑,像快要下雨似的。我在廚房準備自己的午餐,忽然看見窗外飄著白色的物體,雪!我腦中很快的確認了,立即飛撲往窗前,不忘把正在煮的通粉熄火。

這次真的看見下雪了,上次在夜晚看不清楚,今次卻見雪越下越大,伸手出去,很冷啊!我想這就是Freezing了。雪落在我的手,很快由小小的冰點變做小水滴,抬頭望天,雪像下雨般迅速墜落,就像在電視中常常見到的畫面。

看著雪從天上飄來,的確很浪漫。我承認「浪漫」這詞已經被濫用,但我腦中只有這個形容詞。

這場雪很快便變成雨,半小時後便停了。現在我才明白,紐約出現白色聖誕的可能性極低︰要在聖誕日下雪或者是前幾天不斷下雪令四周積雪以增加聖誕氣氛,似乎有點不可能。雪這麼容易變成水,真的要下好大好大的雪,華氏溫度跌至單位數,才能玩堆雪人啊!

其實昨天紐約才來個攝氏19度,我到中央公園走一轉,回家熱到出汗,想不到24小時後竟然下雪了。

這是用數碼相機拍的下雪情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