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到我們在紐約最最最不習慣的,就是俾貼士,特別是外出吃飯和乘計程車,總要多給25%左右。

平時也算了,最慘的是聖誕期間,在這裡要派「利是」,即是 “Holiday Tipping",對象是一些常常為你提供服務的人,例如︰看更、門僮、褓姆、鐘點工人、垃圾工人、郵差、餐廳侍應等等,按不同程度,每人美金25-100元不等。

早一兩個月前,東尼的同事已提醒我們聖誕節要派利是,我們起初當然是「嘩嘩聲」,然後不當一回事想扮唔知。不過,始終逃不過良心的呼喚,於是我問了網友readandeat有關聖誕利是的詳情,知道要給幾多錢和怎樣把錢送出去後,這兩天我們也開始把利是送到看更和門僮手上。

為何會有 “Holiday Tipping" 這回事呢?其實這是答謝那些過去一年為你提供服務的人,而「派錢」就是最好的答謝方法,因為他們的薪金通常都很低,例如餐廳侍應的貼士收入,佔了他們的總收入50%以上,所以貼士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。

當然我們香港人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的,侍應薪金低只是老闆涼薄,沒有理由把員工的薪金開支轉嫁在消費者身上,要食客與老闆一起出糧給侍應!但這就是人家的遊戲規則,你不滿的大可以天天在家吃。

我家的看更和門僮加起來差不多十個人,每人一封利是,計落條數都幾大,不過他們的服務也不錯。到底他們是低收入人士,幫忙一點也是應該的。我們在聖誕卡上寫了些感謝說話,夾了鈔票在內,到樓下大堂送給他們,見他們開心的大力與你握手說謝謝,其實心裡也覺得溫暖。

其中一個門僮叫做Michael,人有點胖,不過非常親切。有一天我們在門口見到一個身穿運動裝、像去完打golf的Banker,把一串鎖匙交給門僮手上,我們還以為他是住在頂層複式單位的住客,看清楚一點才認出他是Michael,可見有錢人和門僮的外表不一定分別很大。我們這次特別給Michael多一點錢,因為他常常把我們在Amazon, Barnes & Noble 訂的書親自送上來,如果我們有大型郵件,他一定會記得,只要我們踏進大廈門口,他就會去拿給我們。上月我們從巴黎返來,在電梯裡碰見他,他見到我們便用很悲哀的語調說︰ “You know Japan is officially enters recession? You know? Today, just announced, recession." 我和東尼面面相覷,不知如何反應。或許他以為我們是日本人,想給我們一些最新消息。

謝謝你Michael,讓我們甫下機便知道日本正式步入衰退。每次我想起你那天在電梯裡宣佈噩耗的神情,我也忍不住笑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