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es

(時代廣場的電影廣告牌)

昨天聖誕節,吃過一頓印度咖哩,便去戲院看Jim Carrey的 “Yes Man".

美國戲院不劃位的傳統常令我們神經質的早到。見識過上次看 “W" 的長長人龍後,這次我們提早半小時到達,結果這場人數疏落,我們可以早早入座等開場。雖然不用在街外排隊,但我們被迫看了半小時廣告和Trailer,幾乎睡著。到了二時四十五分的「正式」開場時間,還要再睇多十五分鐘Trailer,三時,終於看見Jim Carrey的臉孔出現在銀幕上。

相比 “Bruce Almighty" 和 “The Trueman Show", “Yes Man" 是麻麻地,主題並不深刻,沒有在笑彈中帶出人生道理。戲的前半部說Jim Carrey參加自我改造課程,學員想改變一事無成的人生,便要每逢有機會出現就 say yes. 如此一連串的人生巧合便因為他say yes而出現。那場自我改造課程的戲真的幾好笑,旁邊幾百個臨時演員個個交足戲。不過後來整齣戲的笑位就有點堆砌,好笑是好笑,不過笑完就乜都無囉。

說到尾,當你要say yes時是要真心的say yes,人生有時真的要懂得say no.

看完戲我們坐巴士去秘魯餐廳Pio Pio吃烤雞,東尼叫了一大瓶西班牙甜酒Sangria,我見上次飲完也沒什麼異樣,加上有點口渴,烤雞未上桌我已喝了大半杯。結果,當我吃到雞胸肉時開始全身發熱,未幾竟昏昏欲睡,我死頂著,待東尼吃完便匆匆回家。再一次證明我沒有丁點酒量,只是兩杯水果紅酒我已經進入混沌狀態。下次我會再飲的,不過會慢慢喝,而且只喝一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