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5244558_774e4f6712

看罷 “Revolutionary Road" 之後,我承認自己徹頭徹尾從俗了。

剛畢業時我或許是April,覺得自己與眾不同,很 “special"。在政府上班那幾年,我以不屑,甚或鄙視的眼光看那些比我年長的上司、同事、以至在電梯裡那些談論師奶劇劇情的公務員,我心裡常想︰我才不要學你們,一生做著刻板枯燥的文件工作,儲假期去泰國五天四夜,午飯準時吃放工準時走,自以為是中產階層。我在這裡只是這幾年環境不好罷了,遲一點,我一定會有一番作為!那時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成為什麼,我只知道自己不要變成政府其中一條「老油條」!

後來,我並沒有April的勇氣,放棄所有擁有的東西去實現自己的夢想。現在,我只像April的那位鄰居Milly Campbell,典型的家庭主婦,煮飯洗燙,僅此而已。

像我這樣的人,根本沒有「出軌」的勇氣和性格,連去旅行都要計劃週詳,何況生活和人生?我一早已不再問「這是不是你想要的生活?」這些問題。在現在人人稱羡的生活環境裡,我已經滿足了。只是我希望自己不要那麼世俗,像Frank的同事一樣,開始時附和Frank去巴黎重頭開始的決定,到了他決定不去了,又事後孔明的說去巴黎是不設實際。

“Revolution"是激烈的,要改變自己的生活和人生,一定要堅持到底。可是在那立志和實現目標之間,總是有很多沒預計到的考驗出現——April的意外懷孕和Frank意外得到新工作就是考驗。我覺得Frank不是退縮懦弱,只是這些考驗讓他更認清自己想要什麼。至於April,她的處境便複雜得多。提出遷往巴黎改變生活的是她,意外懷孕的也是她,好像整個計劃都由她建立,也由她打亂(當然懷孕這事雙方也有責任)。當Frank決定留下來,April接受不到事情是這樣給打亂,"now or never",她知道今次不走,以後都不會再有勇氣。這個「革命」失敗了,以後都不會再有,是這樣才令她走向極端吧?而且當二人結了婚,所有事都不再是一人的事了,兩個人如何配合妥協又是一門功夫。一人要「出軌」容易,但兩個人就難了。

看戲前我常覺得Titanic裡的Jack如果沒有死,那麼他與Rose的遭遇就是Revolutionary Road的故事了。不過我現在反而認為,人經歷過生死一線後,什麼都會看開了,不會像April那麼執著。

April這個角色常令我想起另一齣電影 “The Hour" 裡的Laura Brown,表面上同是幸福的家庭主婦,實則對現狀充滿懷疑和不滿,最後都是悲劇收場。

Leo和Kate的演技真是好極,尤其是幾場的吵架戲演得很入肉,幾乎就要相信他們真的是兩夫婦了。Kate演出女人那種不受控的、突如其來的情緒起伏,Leo則表現出男人永遠不明白女人敏感神經的困惑和苦惱。其實最後那場吵架戲,足夠二人拿影帝影后了,不過今年他們都大敵當前,希望奧斯卡時兩人都可以拿獎!

電影畫面很美麗︰綠草、藍天、白屋、溫馨的家居佈置、April的碎花裙、寧靜的住宅區,可是電影的配樂是一首又一首的怨曲藍調,這個對比非常好,令全齣戲有種又美麗又悲哀的氛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