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在Metro上完課,望出玻璃窗外的中央公園被白雪覆蓋,心想現在不影相要等幾時?美景就在眼前要好好把握!而且,我還沒有試過在大雪下去中央公園。

風加雪撲臉以來,我的黑色大衣沾滿雪花,鞋尖堆滿雪,冷帽也能扭出冰水來。一邊行一邊影,直到真的抵不住那冷,相機也剛好沒電。

上巴士,身上的雪花幾秒內變成水點不斷滴水,覺得自己像正在融化的雪人。這幾個月來,我真正見到雪花有不同形狀、雪變水(固體變液體)這些小學生也懂的大自然現象。這不是茶餐廳裡凍檸茶裡的冰,也不是從冰箱拿出來的雪糕上的雪,這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雪,仰首伸出舌頭,還可以嘗到一點冰甜。

我好像重新認識這個大自然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舊文︰紐約深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