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去的法國餐廳不是什麼名店,只是街坊小館。

我們坐在角落,左右兩桌都是老太太,衣著考究,手指上的寶石戒指重得墜在一旁,手腕上頸上的晶光閃兩閃又隱沒。

聽見右邊那三個老太太用法語交談,我們放下心來,這兒應有質素保證。

侍應送上一小杯魚湯,很鮮味啊!

舖子很小,但有一個衣衫畢挺的老伯伯在角落彈琴,他一直彈,我們一直吃。歌曲流轉︰Some Enchanted Evening, The Sound of Music, Moon River, What a Wonderful World, Bewitched, I wish you love……我們最後忍不住肆無忌憚的望著他,只見他搖頭晃腦沉在自己的音樂中,那個鋼琴已成為他身體的一部份。一首又一首名曲在他手下轉,一點也不覺突兀。

我們吃完主菜,酒保過來與左邊桌的兩位老太太閑聊。言談間酒保透露,彈琴的伯伯曾經幫Edith Piaf 彈琴。

Edith Piaf ? 這可是一個生日驚喜啊!

左桌的老太太似乎也很開心,一邊吃著桌上的田螺,一邊跟著鋼琴輕輕的唱。

有一個穿紅衣的老太太一個人來吃飯,邊喝紅酒邊沉醉。離開前她走到鋼琴前點唱 New York, New York, 老伯伯彈她伴唱,兩個老人家快快樂樂的哼了一曲,我們熱烈的拍手。

我們離開前,請他彈 La Vie En Rose. 老伯伯笑著彈出來,他沒有吹牛說他認識Edith Paif, 只是輕輕彈出那經典的旋律。我們跟著哼,幾乎要跳起舞來。

這些老伯伯老太太提醒我「老」並不是一件壞事。

這晚,非常感動。

******************

後記︰扮紐約客,買了一個cupcake當做生日蛋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