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幾個朋友談過,都說不喜歡當代藝術,完全不明白藝術家想表達什麼。

我雖然常常去MoMA,但有很多展品我看不明白,有時看到太「特別」的展品,真的想打人。

幾日前去MoMA,看Here is Every: Four Decades of Contemporary Art. 這裡展出了近四十年來的當代藝術,各種媒體也有,主要是呈現這幾十年當代藝術的發展。

看見這些,唯有報以一笑︰

 

不過,有時只要一點好奇心,驅使自己走入當代藝術的展覽場,還是有機會遇到驚喜,好像這個1972年泛美航空(Pan Am)平面廣告︰

原來早於70年代初,廣告人已懂得把異國風情的畫面呈現在觀者前,讓人的幻想力飛到老遠,燃起旅遊的慾望。

還有這個名為 “Another Day of a Housewife" 的錄像作品。日本藝術家Mako Idemitsu拍下一個家庭主婦的日常生活︰起床、刷牙洗臉、洗碗、洗衫、買東西、食飯、講電話、看電視、睡覺,影像不斷重複。片中的主婦背後還有一小電視,熒幕中是一隻眼睛。藝術家這樣說︰

This video was made in those days when I was really fed up with being a house wife. In the endless repetition of routine house chores I noticed another “me" was watching the house wife “me." Who am I? What is it to live? I wanted to share these questions with others.

“Seen and Unseen" 這個主題好像在大學時看過,不過不大記得了。我反而覺得那只眼睛不是「另一個我」,可能是丈夫、老爺奶奶,甚至是所有問「你在家不是很悶嗎?」或「平時你在家做什麼?」的人。我們(家庭主婦)都好像為這些人而活,努力扮演這個角色,因為知道其他人會問會懷疑你會否很得閒。這一切重複的 “routine" ,幾乎就是家庭主婦生存的意義。

我應該不會成為一個藝術家,因為我完全不覺得自己會 “fed up with being a house wife".

有人在會場內拍下這個錄像放在youtube,多得這位陌生人,大家可以看看真實的主婦生活有幾悶(看錄像這個過程已很悶了)。

“Another Day of a Housewife" 的片段在2分56秒開始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