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是個讀文科的人,雖然我知道有些朋友中學時讀文科班也會讀經濟,但我就是從來沒有讀過經濟。中六時讀通識教育,我知道Milton Friedman的學劵制和他的 “Free to choose"。大學時,東尼教過我什麼是opportunity cost. 到了現在,有時他會給我上一些ECON 101, 用最淺白的語言,在空氣比劃隱型的曲線與圖表。我知道要我明白是很辛苦的一件事,最近他給我解釋什麼是供股,以及為什麼通縮會比通漲更恐怖,這些我已覺得有點難理解,更不要與我談什麼是Hedge Fund,我會即時暈低。

不過今早有兩個數字我是很明白的︰匯豐33元和英鎊兌港元去到10.6元這兩個數字。在我記憶中,匯豐永遠都是100元以上的可望不可即,英鎊嘛,就是每次去英國時都會血流成河的15元以上——現在確實是歷史時刻,連我這個從沒讀過經濟的人都明白。

每天早上看到觸目驚心的事,總會想到昨夜我好夢正濃的時候,地球另一邊已翻了幾翻——感恩我可以睡得香甜而不用半夜驚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