團契好友E與L月尾結婚,前幾天電郵了當天的分工表和婚禮程序表給我們。

你們知道否,我看著電郵幾乎想哭,因為你們竟視我和東尼是兄弟姊妹團之一。最令人又笑又喊的是,你們的兄弟姊妹團聯絡名單上有我倆的名字,附上美國的電話號碼,並安排我們負責「精神支援部」。東尼說聽起來好像是醫院部門名稱,不過我們真的很感動。

真的真的很希望可以看你們結婚,缺席你們的婚禮真是萬分不願。

祝願你們的大日子順順利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