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

我就是知道離開香港再返去後會發現很多事物已經消失。

原來阿麥書房已關門了。

曾經我都是活躍於銅鑼灣一帶,在等去吃壽司時我會上樓去瞧瞧。

在對面買完衫我會上去瞧瞧。(對面那間時裝店也搬了)

東尼要在樓下的影碟舖睇碟我會上去瞧瞧。

等東尼放工出來銅鑼灣吃飯我會上去瞧瞧。

返家要搭巴士前經過時我也會上去瞧瞧。

每次與東尼經過我都說︰我要上去瞧瞧。有時他會自動問我︰駛唔駛上去睇書?

我在那裡買過很多台版書,也買過「誠品好讀」和「字花」。

「誠品好讀」一早沒了,「字花」現在有否出版我也不知道。

2006年我第一本買的書是《斷背山》,就是在阿麥書房買的。那時待業,微小的事也特別深刻。

行上三層樓,推開門必聽見輕輕的鈴鐺鐺。好聽的音樂,新書就在眼前。老闆常在店子後方的布簾冒出來又躲進去,收錢的是友善的小姐。

有次在阿麥書房拿了一張小書簽,非常喜歡,千里迢迢的帶過來。

書簽上說︰「時間到了!對不起!我要關門了!」

原來這是一則預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