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陰似箭,我倆結婚兩週年了。

找一張當天拍的照片放在這裡,看到這張,我才發現結婚那晚我們切的假結婚蛋糕,頂層上的新郎正吻著新娘,表情好像很肉緊似的。

結婚那天很多事已模糊,事實上當天我是興奮過度,看到的聽到的人與事都有點虛浮。

前幾天我跟東尼說︰你知道結婚那天我最開心的時刻是何時?

——就是曲終人散後我們終於可以吃晚餐了。

侍應把我們沒有時間吃的菜餚放在餐車內保暖,我們返房後他們便送上房來,一架有我半個人高的餐車放在客廳,我太肚餓,瘋狂揪出車內食物,一邊吃一邊大叫好味好味!東尼醒目,見主家席上的生果拼盤竟然沒人吃,叫人留起送上房,我們二人吃掉一個十二人份的生果拼盤。

現在想起都覺得好笑。

由此可見,婚禮當真虛幻,實在的是生活。一切事物像薔薇色的泡沫轉眼破滅,最開心的竟是填飽肚子的一刻!

這兩年,我們沒有吵架,連小風波都絕無僅有,真是神的祝福。

我們是很平凡的一對夫妻,再過多二百年,都是以同樣的姿態生活著。

但是我倆已很滿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