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大半年去過好多次MoMA,偏偏就是漏了一層不察覺,今日無緣無故闖入,發覺這裡從未看過,然後我見到Andy Warhol的「金寶湯」了。

這個次序是按產品推出市場的時間而排列,由左上角開始,1897年第一罐 “Tomato" 金寶湯面世。

望著這三十二罐金寶湯,你就會明白美國人過去一世紀喝什麼湯,這不單是藝術品,更是一個時代的飲食紀錄。

美國人的湯,都差不多全出現在這裡了,現在上餐館都可以喝到。我是來到這裡才真正認識西湯,以前在香港,西湯只有兩種︰粟米忌廉湯和羅宋湯,要不便是龍蝦湯,還一定要加酥皮蓋著。有些高級餐廳可能會有更多選擇,但有幾何會在IFC吃晚餐?

來紐約後的第一個晚餐是在一間海鮮為主的餐廳吃的。菜單上有很多湯可選,其中有Clam Chowder和Manhattan Clam Chowder,我不知道兩者有什麼分別,貪得意點了Manhatthan Clam Chowder。湯送上來是紅色的,原來Manhattan Clam Chowder是紅湯,Clam Chowder是白湯。

隔了幾天又去了一間主打健康的快餐店。這裡只有湯、三文治和沙律,我望著那些餐牌揀湯,一時拿不定主意,因為對我來說,這裡的湯花款是太多了,又不是款款都明白它是什麼。不知怎的我最後揀了Split Pea,想著有些豆咬咬都不錯,結果這湯是把豆打爛成茸的,像嬰兒吃的糊仔一樣,我吃了幾口便放棄了,好像在喝獻汁。幸好東尼喜歡這種湯,把我那份吃掉。

每次出去吃晚飯,點餐湯都是一種神秘的探索,永遠都不知道侍者會送來什麼。有時怕再見到那些很creamy的糊仔,索性點Chicken Noddle算了,最穩陣,不過Chicken Noddle的味道不見得特別好。

我還是愛中湯,花款多。西湯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味,你看Andy Warhol的金寶湯,單是Vegetable已有幾款。

望著那罐Minestrone,我想,如果要吃罐頭湯,也不在乎是不是Italian Style吧?真的要吃Minestrone這麼刁轉,不如自己整吧!何必喝罐頭湯。

寫寫下,這篇竟講了喝湯,似乎跟Andy Warhol沒甚關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