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這篇寫給香港教會的鄭牧師)

復活節假期後,陸續收到從香港傳來,有關你病情的消息,一則比一則沉重。上兩星期,在網上看到你和家人的照片,正慶幸你精神不錯,臉上仍掛著燦爛的笑容,我心裡感謝神帶領你捱過這半年,但兩星期後,竟聽到壞得不能再壞的事實。

我們不知限期有幾長,我們不知道會否再見到你,去年八月中你放大假前,我和你在影印機前,告訴你我們下星期要走了,我害怕那是我們最後的談話。但是我明白基督徒不應害怕,因為我們有永生的盼望,當生命走到盡頭,我們很確定前路如何走。

也許牧師你比我更明白神的心意,你選擇不接受極度危險的手術,寧願留點時間精力繼續崇拜講道、牧養會眾。你說,縱然有很多不捨,但「生命在神的手裡。」應該珍惜生命,不負主的使命。

我們應該向你學習,不要害怕死亡。

我盼望下一次返教會的時候,仍看見你站在門口用微笑迎接我們。

鄭牧師,我們會再見面的,無論是在地上還是在天家。

******************

有關「兩周一聚」,請參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