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年之後會是什麼光景,難估啊!

一年前知道要來紐約兩年,便明白很多事情都不是可以計劃出來。

五年後,我可能在香港也可能還在美國。

可能帶著小孩子。

可能仍在寫這個博。

這個題目太難寫,是因為我習慣不去想未來的事。幻想中未來的路盡是風光明媚,然而現實是悲歡離合。

讀小六時一次作文課要寫「二十年後的我」,清楚記得我寫了︰「二十年後的我已經是三十二歲,是位出色的舞蹈家……在演藝學院畢業後,我便加入舞蹈團,在世界各地表演……然後我便退休了,現在教小朋友跳舞……」

結果是我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學過跳舞,而那個退休計劃實在想得太週到了。

二十年難寫,五年也難寫,不過我挺希望五年後還會有「兩周一聚」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請參看「兩周一聚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