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旅程有個壞開始。

上了機,扣好安全帶,興奮的談論著Chatsworth House,突然發覺,我—們—沒—有—帶—兌—換—了—的—英—鎊!!!!

然後我和東尼就是你估我帶了我又估你帶了,結果大家氣在心頭,又憤恨在機場兌換店一定被殺到一頸血——飛機起飛前我們都沒有說過一句話。

直到飛機在北大西洋的某處,東尼和我才再說話。

東尼要到Frankfurt開會,在機上我們根本沒怎樣睡過。在倫敦轉機來到我們第一次踏足的德國,東尼開會我在咖啡座上眼光光發呆,時差已令我無心周圍逛逛。

到現在我已經有24小時沒好好睡過。

晚上再返倫敦,去到酒店,竟然得悉倫敦地鐵大罷工,所有列車停駛兩天!沒有tube,我如何四圍去呢?我明天又要重新計劃行程了。

真係好差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