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法忘記在Sheffield上巴士去小鎮Hathersage,途中經過的那段路,還有往後幾天坐巴士經過的每段路。

Peak District和Derbyshire有很多巴士路線,可以說,去哪裡也不是太煩。坐TransPeak最舒服,車子夠新。不過我們坐得最多的都是First Bus,大概是與香港的「新巴」屬同一間公司吧?那天在Sheffield上的那架,與行走港島的「新巴」沒有太大分別,只是司機旁沒有八達通,一切錢銀人手交收,車票機會彈出小薄紙一張,撕下來就是車票,印有時間目的地和票價。

巴士從Sheffield進入Peak District,一開始還見到馬莎之類的商店,慢慢變成沿山而建的住宅小舖,冷不防巴士轉過彎,所有民居都不見了,只有無盡的藍天和草地。我們看得目瞪口呆,望望這裡又望望那裡,口裡不停讚美,太漂亮了。車子裡多是老伯伯老婆婆,這樣美景見怪不怪,靜靜的看書,只有我倆大驚小怪。

你能想像到坐在「新巴」,望出去的不是銅鑼灣崇光門外的喧鬧,而是兩三隻羊在藍天白雲下吃草,是那麼不真實的感覺,那麼像夢境嗎?

那夢境就是你明知這是夢終究一天要醒。你坐在巴士裡明知這只是四天的旅行你不會在這裡住一輩子。

只是第一天坐巴士我已經在哀悼旅行的終結。

第二天坐巴士從Hathersage去Bakewell,來了一架像十多二十年前的無冷氣九巴 / 中巴 (其實香港的舊巴士都是英國製),司機是個伯伯,不過開得極快,車子穿過窄窄的小路,一旁是樹蔭,一邊是山坡下的小河,感覺像一架巴士剷進西貢郊野公園的家樂徑。

我扶著行李跟著巴士晃呀晃,陽光與涼風撲面而來,墨綠和金光在眼前交疊,我在重新感受坐無冷氣巴士的感覺——沒有RoadShow沒有國粵英廣播,只有風聲。我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夏天的班會旅行,坐上中巴去赤柱,walkman裡播著林憶蓮的「微涼」。

那些舊回憶竟在異國裡被喚起。

從Sheffield 往 Hathersage 的巴士上,感謝這位婆婆不經意給照片做了點綴。

113_45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