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逢星期三和星期四是我們的電視時間。

星期三我們看ABC的遊戲節目 “I survived a Japanese Game Show" , 是一班美國人去日本參加他們的遊戲節目,勝出者可獲得25萬美元獎金。你知道日本的遊戲節目可以幾瘋狂啦!一班老美被日本人玩到傻,又笑又喊,成為充滿笑料的節目。不能不配服日本的製作人捉到了文化差異這個位,利用它做賣點,與外國電視台合作製作,並且成功把日本文化在黃金時段輸送給外國觀眾(如參加者遊富士山浸溫泉吃日本料理等等)。

我已很久沒有看遊戲節目了,但這節目令我明白到︰

1. 遊戲節目不一定要找明星來玩才好看,普通人也可以令你捧腹大笑。

2. 不一定要露肉、講黃色笑話、八掛是非才有娛樂性,看一眾老美穿著誇張奇怪的戲服也很好笑。

3. 無記真的太寒酸,製作上不肯花錢,遊戲玩來玩去也是那幾道。"I survived a Japanese Game Show" 這個節目,每集都有三個不同的遊戲,還要是集集不同,吸引觀眾追下去。

也許是香港人太惜身了,不肯拋個身出去玩,所以電視台也懶得就懶吧?我真不敢想像會有香港人願意上電視,做盡肉酸的動作,輸了還要去地鐵站做清潔。

不過,如果獎金是一百萬或二百萬,相信很多人不會介意在電視上出洋相。

星期四,我們看PBS。這個電視台是公共電視台,有點像台灣的公視,專門播一些文化藝術節目,也會播BBC的Period Drama. 現在是暑假,Metropolitan Opera 暫休兩月。PBS逢星期四晚上,會重播2008-09劇季曾上演的歌劇,這個對我們來說簡直是一大喜訊。在Met Opera看一齣歌劇不便宜,過去的劇季我們只看了四齣,但每年他們上演的歌劇起碼有二十齣,我們只能揀些著名的看,也因而錯失了一些較冷門或在香港不會看到的歌劇。

電視上播的都是錄影,我們可以多角度近距離看到台上的一切,比現場看更加好。換幕之時,又可以看到工作人員的準備情況。這段日子我們已看了幾齣歌劇︰

La damnation de Faust︰新製作,背景是用電腦影像製成,有些影像,例如火焰,會隨著演唱者的聲音大小而變化。這戲有點神話感,浮士德為救愛人出賣靈魂,不知怎的覺得好悲傷。

La Rondine︰愛情劇。東尼覺得有點悶,我也有同感。不過Met Opera的製作非常好,第三幕海邊小屋的佈景有點像 Louis Comfort Tiffany 的Laurelton Hall, 很漂亮。

Madame Butterfly︰東尼常說我會喜歡的歌劇,但我真的沒甚感覺,可能是故事?可能是洋婦穿和服太怪?總次我就是沒法投入。

Thaïs︰昨晚看的。一個修士希望令亞力山大的情婦悔改信教,結果發現自己愛上她。情婦由著名的女高音Renée Fleming 飾演, 就係人靚聲甜囉。雖然這個故事很具吸引力,不過這劇的焦點在於第二幕中場一段小提琴獨奏 “Méditation", 就是粵語長片中白燕張活游好淒涼時便會聽到的那首。我們也是昨晚才知道這小提琴獨奏曲是從 Thaïs 來的。鏡頭對準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,看著他的表情,聽著幽怨的小提琴聲,真的把你整個人攝住了。末後那首席小提琴手還上台謝幕,掌聲不下於劇中演員。

在香港我已很少看電視了,但在這兒看電視竟成為樂趣。

在電視上可以看到好笑好玩的節目,又可以看歌劇,我知道這是奢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