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常出街吃,今晚在家煲粥平衡一下。

以前在灣仔返工時我常到粥店買南瓜粟米肉碎粥作早餐,每早從地鐵站走出來我便去買一碗回辦公室吃。喜歡它有點甜,夠清淡。想起很久沒有吃,不如今天試試。

去年我特別買了一本教人煲粥的書帶過來紐約,就是怕初到貴境突然病了自己可以煲粥吃。書中沒有這種粥,我只好按基本的程序做,然後加入肉碎、粟米和南瓜。

我懶,只把蒸腍了的南瓜壓成蓉便算了,更好的方法應是放在攪拌機打混,再加入粥內,這樣整鍋粥便會變成金黃色。

煲粥其實不複雜,只要留意火候就行了。這是我第一次煲粥,幸好沒有便成「一穫粥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