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春,早晨還有點清冷,從中央公園跑步回來,東尼叫我看家對面街的轉角,咦,有一間 “Patisserie", 落地玻璃封了紙,倒是招牌已做好。香港的新舖是裝了招牌也會用紅紙封著,不到開張之日也不知這店做什麼的。這間卻是先安了招牌,內裡的裝修卻剛剛開始。

我以為它快開張了,期待早晨跑步回來可以買一杯熱可可一個小麵包之類,可是每次經過都只見封了紙的玻璃窗,從夾縫中望進去,人影也沒有,彷彿永遠不會開張。

這樣春去夏來,在氣溫高達34度的今天,它終於開張了。

我入去看看他們賣什麼,原來有麵包有甜點有蛋糕,那個甜品櫃就像在巴黎見到的一樣。我買了一件Opera一件Napoleon,東尼回家我們便可以嚐嚐了。

很可惜,好不容易等到它開張,我卻快要搬走了。不過搬到新地方後,說不定有新發現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