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是聯合國週年大會,整個midtown的交通幾乎癱瘓。東尼返工放工都要兜路坐地鐵。

舊居靠近聯合國總部,去年這個時候,在家常聽到警車響號,整天吵過不停,走到街上四圍都是鐵馬和警車。還以為紐約是罪惡城市,警察要整天出勤。後來才弄清楚是各國政要坐車往聯合國開會,警察要響號開路而已。

昨天在街上也遇見這情境,所有車給攔住,讓路給一架架黑色大房車經過。midtown由第五大道開始,每個路口都有警察駐守。紐約人都見慣不慣了,沒有人說影響生意阻住返工等怨言。

聯合國總部位於East midtown,在East River旁,橫跨42至48街. 這地皮是由當時紐約富商John D. Rockefeller用八百萬美元買下,再轉贈予聯合國。我想他一定很愛紐約,要使這個城市在國際政治舞台佔一席位,永不褪色。

國際政治好戲每年都在紐約上演,各類示威者年終無休在附近的公園抗爭,這就是國際大都會,起碼有個地方可以讓人發表不同的意見。奧巴馬你有你講,利比亞狂人卡達菲也可以在台上用一個半小時大罵美國假仁假義,轉個頭又有伊朗總統發表偉論,大家機會均等,不過有沒有人聽又是另一回事。

每次經過聯合國總部,總覺得紐約是無花無假,不用自吹自擂的國際都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