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觀塘長大,25歲之前我一直住在觀塘。

一直留意到wordpress有一個 「活在觀塘」的blog,是由一班有心人記錄觀塘在重建前的一切人、事、物、回憶等。沒有特別追這個blog, 但每一次入去看時,都叫我有點唏噓。最近這感覺越來越強烈,有一晚和東尼(他小時候也住觀塘)出街吃飯,我們談起舊麥記,竟然講足成餐飯。

舊麥記是指裕民坊那間,那是因為後來在康寧道有一間新的麥記(其實也不新的了,可能有二十年歷史),於是裕民坊那間就被觀塘人暱稱舊麥記。

如果你問任何一個觀塘人,他一定會知道舊麥記。在沒有apm之前,舊麥記是觀塘的地標,有點像尖沙咀天星碼頭五枝旗桿,要約人,通常在舊麥記等,放學要傾功課和不願回家,會在舊麥記,早餐午飯宵夜,舊麥記。

我對舊麥記的最早回憶,是小學二年級去參觀!我不知為何那時會去麥記參觀,只記得參觀完畢後,我們坐在樓梯旁的麥當勞叔叔樂園,喝小杯裝橙汁,每人還得到紀念品,好像是一條像鞋帶的東西,我也不記得確實是什麼。

在舊麥記的回憶真是數不盡,所以當我明白到舊麥記最終會被拆卸,心裡是有點戚戚然。

我跟東尼說,或許我們應該發起一個舊麥記相片徵集活動,收集大家在舊麥記的照片以作記念。當講到興高采烈時,我們才發現我和他都沒有在舊麥記影過相!

哈,不過說起來這個相片徵集活動應是麥記公關部的工作。

其實離開了香港一年多,我也不知道現在的舊麥記變成怎樣了。下月返香港時,我們或許會去看看。因為將來的觀塘已不是我認識的觀塘,也不是我媽自十五歲開始在那裡打工時所認識的觀塘。

一個重建計劃,竟打碎了兩代人的回憶。

觀塘重建,已講了很多年。還記得十幾年前我在中學唸通識時,也和同學討論過觀塘重建該如何做,好像要重整裕民坊巴士和小巴站的分佈,擴闊行人路諸如此類。當時只是討論,講到龍飛鳳舞都無所謂,但現在舊麥記要拆了,我才明白香港的重建是什麼,就是把所有東西刪除了重頭再來。

我不是完全反對重建,只是不捨得舊麥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