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次返香港,我們把平生所儲的asia miles用來升等至商務客位,希望坐得舒服一點,結果是,睡得不特別好,也坐得腰酸背痛。

真是折墮,只能怪自己老了。想當年坐十二小時飛機往倫敦,機上也沒怎樣睡過,到達當地是清晨,我們在酒店放下行李,找間麥記吃早餐,在National Gallery門口等開門,逛了一整個上午,下午再上london eye,然後在piccadilly附近吃晚餐才返酒店,這樣玩一天也不覺得累。現在呢,在飛機平躺六小時也叫救命。

回程紐約時,飛機在大坂上空時我便睡了,期間斷續的醒來好幾次,最後因為實在抵不住腰骨的痛楚,乾脆不睡了,其時飛機已在北美州。這可能是因為有BB,或是國泰的商務客位不太舒適,但也不能不承認真的是老了。

下一次超過十小時的長途飛行應是舉家遷返香港,還要帶著BB,相信又是另一番滋味。再下一次的長途飛行?十年之後吧?

返香港時東尼帶了 European History for Dummies上飛機,返來紐約時他已經看完整本書。我帶了Brideshead Revisited, 看了三頁便放棄,這不是適合在飛機上看的書,但我實在想不到帶哪本才好。回程時看亦舒的新作,故事不是我喜歡的,斷續的看了一半,飛機便降落紐約了。

JFK機場每次都令我氣憤,飛機在停機坪兜了半小時才可以停在閘口,這次過關倒是快,但是等行李超過半小時,半架飛機的人都出了關,行李才施施然出現。環顧整個terminal 7, 不過只得我們一班機,就是不明白當中出了什麼問題。

回到家,躺在床上是最舒服的一刻,人就是這樣漸漸不想動。所以,趁年輕要多去旅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