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類題目我很少寫。這個題目已經被人寫過數萬次。不過我仍然想寫一點點自己的感受。返到香港翌日剪頭髮時我聽到電台講五區總辭,上飛機返紐約那天新聞都是聚焦在五區總辭。我不追究細節,只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主意,因為終於有人做一些勇敢的嘗試去突破困境。但我懷疑香港是永遠不會發生革命,因為連這樣小小的挑戰也左算右算,只會被別人看穿我們毫無膽量。這個idea已經死了,再做下去已沒甚意思。它從拋出來到現在我不知過了多少時間,但熱情會冷卻,最好講了即做,嬴面會很高。這樣拖拖拉拉,拉得人氣餒,繼續做,只不過是讓自己有下台階,先前的聲勢已經消失。是的,辭了職再選,我不一定要選你,如果有更好的人,我為何不能揀第二個?為何就是執著能否重返議會?為何就是害怕被選民遺棄?拜託,給機會讓港人長大,讓我們經歷真正的投票的力量。選民要長大,議員也要長大,學習過程必定痛苦,並且一定會經歷失敗,但幾十年後必有得著。我們不能永遠擲蕉,那是幼稚園程度,總辭讓選民與議員升上小一,是很小的一步,不過起碼有進步過。說至此,也沒有什麼話好說了。只可憐那一丁點火花轉眼即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