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週末紐約下了大雪,中央公園積雪11吋,我從未見過這樣大的雪。

週日早上返教會,八時許出門口,到了地下,只見到遍地是雪,連馬路和行人路都分不清,幸好很快截了的士。車子以慢速在FDR上行走,真的很怕那個叫穆罕默德的司機會控制不到車子大家一起飄移。

回到教會附近的路口,又一難題,雪堆到上小腿,下了車望著雪也有點心驚,只能抓著東尼一步步前進,千祈不要跌倒啊拜託。

跨過幾堆雪,看到教會門口前已有人預早剷了雪,一條小路可行。後來發覺是教會牧師一早返來自己剷的,很感動。

我家的露出也積了一點雪,應該有一吋吧?

東尼說要堆一個雪人給小BB,穿好大衣手套,在露台攪了五分鐘,結果得出這樣的物體。

算了吧我們這些亞熱帶來的人哪會懂堆雪人?(後來看讀食的留言才知道雪要濕才可以堆雪人,昨天的雪不合格。)

昨天滿街都是這樣的光景,尤其是巴士站的積雪真的很嚇人。東尼發出三天軟禁令,禁止我出街——他知道我會偷偷地去中央公園看雪景。其實我相信今天星期一街道上的雪已給清理得七七八八,不過為了小BB的安全我還是留在家裡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