橫風橫雨,去tribeca這個我從來沒去過的地方參加jane austen的討論課。

導師是男人,誰說男人不讀jane austen? 他在讀英國文學PhD之類,望上去一點也不似讀文學的人,你以為他是designer或美術學生,穿衣很有型,帶一頂藝術家帽。我想起中文系裡的男生,為什麼就是不能這樣型?

他帶了一個朋友來,也是男的,那人在以色列讀英國文學碩士。組員七人,連我在內,全是女人,年紀全大過我,大部份五十歲以上。

除了婆婆與無聊主婦外,有誰會在早上十時半去與人談論jane austen?

今天我們談pride and prejudice. 其實都是不著邊際的東拉西扯,沒系統,沒目的,談到什麼便是什麼。我一直猶疑如何開口,想起高考時考英文口試討論部份,我說了一句話後便像啞巴一樣坐在那裡直至完場。我是決不讓那個愚蠢的我再出現,況且這又不是考試,不過是吹水而已,怕什麼?

不過我還是坐了一小時才開始說話。我說,眾人對Mr Darcy有偏見,只是因為他太有錢和太靚仔。有些人就是不喜歡在陌生人面前說話,但並不代表他瞧不起人。

在坐眾人都彷似明白我在說什麼,點頭贊同。啊!我的英文還不是太爛。

我一直都是挑那些不用討論的大課堂來上,以免自己那口爛英文暴露人前。不過,這次的Jane Austen討論課我想也不想便報名了,因為真的很想知道別人如何解讀她的作品,也知道這些討論文學作品的機會,返香港便不會再有了。

無膽的人,在倒數返香港的日子才有勇氣做些平時不敢去做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