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燕妮的《往事如真》很好看,並不是因為她「爆料」,而是在書內我看到那美好的年代。

書裡最吸引我的是她在無綫打工的往事。那時的無綫大部份都是充滿朝氣的年青人,公司年輕員工也年輕,做事有幹勁,沒有什麼程序會議守則,說了便做,不會開幾十個會寫幾百個email還沒有到題。沒人有空教你這個那個,你要自己去摸索去學。打風時候不是個個執袋等放工,反而是回到家還會冒著風雨趕返電視台做報導。高層自由度高,願意放手給年輕下屬話事。做錯了當然會被大罵做對了倒沒有大讚,不過上司對下屬的信任是彌足珍貴。最令我深刻的是,他們部門與部門之間爭檔期爭藝員之餘,還會互相合作做好一件事,林燕妮就是常常要跨部門工作。

這令我想起那七年打工歲月。我第一份工有點像林燕妮在無綫打工的歲月,老闆夠放手任由下屬去做, 部份同事也很有幹勁,我甚至跨界做了一些不屬我職務範圍的事,那段日子我的自信心也很高。後來轉了幾份工,都是每下愈況。一次我向上司提議我想幫手做鄰組的工作,上司大為吃驚,著我千萬不可,說︰費事人地以為我地條team冇野做。但事實上,我真的沒工作可做,那段時間特別清閒,返工真的眼光光。那次事件,令我有點困惑,我想勤力一點,為何會被人阻止?我很有誠意,我願意幫手做那個project, 就是因為我不是那條team, 就讓我白逗人工也不讓我做點什麼嗎?我只是一個很低級的職員,就算是跨team做工作,也不會引起高層什麼權鬥(又或者他們已有權鬥了)。

後來另一份工也遇到類似情形,老闆不想另一條team知道有我這個人,省得別人來搶人,於是我很少出email, 不跟老闆出去開會, 連內部會議也不用開 ,終日躲在角落看文件。基本上我是一個後備的assistant, 天天返工但不知自己做什麼。

起初我不以為然,但漸漸良心會說︰這不是應有的工作態度,這是錯的。我不應該在這裡苟且偷安。

每一次我想在工作上盡力作點什麼,不知何解一定有人把冷水兜頭淋下來。

真的羨慕林燕妮那個年代,不管你讀什麼做什麼,你還是前途光明。不似現在,你去讀藝術做作家?不如去死吧!你想在工作上努力爭取什麼?制度不容許,老闆不信你不讓你沾手,到真的落在你手時老闆又問長問短管頭管尾,你只能做一個yes man, 上層叫你做什麼便做什麼,做完便算了,不要問為什麼。

讀畢此書,你明白無綫為什麼變成今日的無記,為什麼香港不再可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