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BBC拍攝,Andrew Marr主持的 “The Making of Modern Britain" 紀錄片。由1901年開始講到WWII完結,只看了兩集,時光停留在WWI發生前,已經知道了很多很多。

我很此片時很吃力,Andrew Marr自己寫稿,用字艱深(對我來說)。我往往要按暫停掣來查字典,有時查完字典也未必完全明白他的意思。有晚與東尼重看第一集,有他慢慢解給我聽,順便也解了「關稅改革」那一段——沒讀過經濟學就是這樣濛查查。

雖然有點吃力,不過我看愛看此紀錄片。第一集首十五分鐘,他便講 Boer War, 其實沒什麼特別,每個國家也有戰爭。不過,在這場戰爭裡,英軍把敵方的婦孺捉拿,然後把他們安置在一個戶外的營地,不用說待遇衛生等是極差的了,這個其實是歷史上第一個「集中營」,是英國人發明的。

講歷史,講者一定有立場,他一定有所偏好,說不定Andrew Marr也是暗暗想吹捧英國上天。不過,有些醜陋的事,他也不忌諱,像第一集開首他便選了這個「集中營」故事,也有講述「優生學」這個理論由英國人很有系統的提出來。這兩件事不光彩的英國產品,間接成就WWII這場最殘酷的戰爭。

把自己國家的陰暗面揭露出來談何容易,不過寫歷史就是要這有這種精神。

Andrew Marr在英國是很出名的記者,我不知道他是什麼人,但他主持節目很生動,甚至很生鬼。他穿普通恤衫西褲,穿梭於英國不街小巷說故事,看似看悶,但我真是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聽下去。

歷史很悶,對的!「大國掘起」那些可能令你發誓以後不看歷史,不過Andrew Marr不會令你失望,歷史也可以是有趣味,很可惜他只講英國歷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