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from new york times)

今早出門在門口見到今天的new york times, 一瞥頭版那張相我便皺眉,什麼來的?是不是某個時段全世界的飛行狀況圖表?因為趕著出門,沒有再研究下去。下午回來拿著認真的讀,發現原來這是一張power point圖表,指出美軍在阿富汗的戰略的複雜性。

new york times的報導可以看這裡

這張被紐時形容作 “a bowl of spaghetti" 的圖表,只是反映了美國人工作文化,就是一日到黑開會, 做powerpoint, 做presentation, 講多過做。

以前打工時,最恨就是開會,做流程表,做powerpoint, 做manual, 做到雕花咁靚,列出所有會可能發生的狀況,每一項工作都要有個負責人。然後事情一過,一大堆文件便進了廢紙回收。紙張還可以循環再用,但所有人的青春時間是一去不復返。

其實為什麼要有powerpoint?人的腦袋就是這樣鈍的嗎?一定要將所有的事以斬件式方法逐點逐點入你的腦?為什麼不能看整份文件呢?太長嗎?也許是因為寫的人不濟,用廢話來擴張句子,或是我們只懂得管芝麻綠豆的事,大事卻辦不到,所以文件裡全是瑣碎的事。

當你看到美軍高層的時間是用在做powerpoint,預備匯報給總統或是什麼高層,而不是做一些實際上的戰略策劃等等,我開始明白,為什麼阿富汁之戰為何打極都未完。

其實香港的工作文化也有這個傾向吧?所以市民都覺得公營機構停滯不前,因為太多人喜歡開會做撮要報告做檢討,然後又是開會做撮要報告做檢討,電郵來來往往,cc給全世界的人,單是看電郵也花上大半天時間。這樣子可以做出什麼好的決策呢?不過是在封閉空間裡你來我往,然後便覺得自己已經為了這件事做了很多準備工夫,很滿足很落力似的。

要是真要打仗,或是天災人禍便慘了,難道還要開十萬個會,做一千個powerpoint才能決定如何應付?有很多情況是沒時間去想,講了便要做,人的潛能就是在危急中迫出來,不懂也要懂,未做過的也要做。不可能是沒開個會沒商討過就不懂去做吧?

大學時試過做一個powerpoint presentation, 被導師形容是「有power無point」, 我知道他是說笑的,所以一點也不惱,反而覺得好笑,一直把這話記在心中,告誡自己不要只做門面工夫,內容也很重要。

可是今天很多人也被漂亮的powerpoint蒙蔽了,以為做好一個powerpoint就能代表自己有料,可憐我們都把青春葬送在每一張slide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