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媽來到紐約,第一餐晚餐由我煮。這麼大個女,還沒有試過煮飯給他們吃。

不過媽媽硬要插手,效果出來是好一點的,她切的冬菇幼細一點,她切的蒜頭也細一點,她調的味也特別好吃。

如我所料,她對我的廚房第一個批評是︰這把刀不夠利。

我已預了她這樣說,從抽屜裡拿出菜刀來,她滿意了。一把菜刀已經夠她煮飯,無須買一套十來把刀。

果然轉頭已經見她用菜刀切蒜頭。

湯是我煲的,叫做拿手好戲,蕃茄甘荀薯仔粟米魚湯。結果是爸爸說不夠鹹,媽媽說不夠魚味。

何謂魚味?我不知道,只知道有益便是了。雖是這樣,爸媽還是把湯吃得一乾二淨。

今晚以後,爸媽就會擔起大廚的重任,我這個女兒就只有等吃的份兒。

世上只有爸媽好,難吃的菜也照吃得光光,坐十五小時飛機來服侍女兒女婿也無怨無悔。爸媽,我愛你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