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週末time square發現炸彈事件,令我發現自己對紐約可能受到襲擊一事仍存有恐懼。

表面上是沒事人一樣,照樣周圍去吃喝玩樂,不介意去一些從未去過的地方,也會去人多熱鬧的地方趁墟。實際上,想起有次在地鐵見到地下有個沒人理的袋子,突然間整個人渾身不自在,好想即時打電話報警。最後袋子當然是有人認領。

我發覺紐約人不多不少也覺得911以後一定會有大事件發生,沒可能逃得過的。有點像地震帶的居民,你知道遲早有一天會有八級地震,但又不可能天天頹廢等它降臨。"You live with this." 紐約人常這樣說。

於是時代廣場疏散以後,第二天又回復正常,百老匯如常運作,街上人來人往,餐廳擠滿人。

記得兩年前要來紐約的時候,也擔心過這些事。不過住了下來,又不覺是想像中的人人自危。我像感染了這裡無奈的冷靜,每時每刻都很警覺,但生活一切如常。

我知道那可怕的時刻會再來,只祈求不會遇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