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媽來紐約住幾個月,特別加錢開了無記的美東頻道給他們看,方便解悶。

於是我的生活有點轉變,上午下午還好,媽媽會跟我看martha stewart, 有時看看health channel或food network. 爸爸做家務,玩電腦裡的新接龍,不看電視也可以。

可是晚上的生活有點變化。電視在播「畢打自己人」時爸媽在煮飯,通常東尼放工回來踏入門口便會聽到鄭欣宜的歌聲。吃飯的時候是晚間新聞報導,大量世博的新聞陪吃。吃完飯大家都在看孝哥和芯姐,負責洗碗的那位(通常是媽媽),洗完後總會問我們劇情。妙的是原來他們在香港根本沒有追看,在香港時看了一集覺得不好看,到了這裡忽然覺得這劇很吸引。

但爸媽與我們一起看電視劇是很煩的,東尼不斷說對白場景如何不合理,我晚晚都在投訴芯姐的臉肥腫難分。昨晚那集她死了,今晚我終於靜下來,一邊看Time Out New York一邊看吳唱k.

重看無記令我有很多感受,有時間會逐一寫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