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了幾日無記新聞,也被迫看了幾天世博系列報導。

這系列報導由一男一女記者做。第一天女記者用了五分鐘時間講在世博裡如何乘車轉車。好悶呀我大叫,奇怪為何這些頊事值得佔這麼多時間。

然後連看了幾天,又發現有點不同了。難道你不覺得那女記者的表情有點無奈嗎?總覺得她的眼神與表情表現出她並不太享受這個報導。

男記者更勇,肆無忌憚揭露世博裡的怪現象︰搶票、垃圾桶揭不開來、人們把水池裡的小石拿走當紀念品,他甚至自己打開背包,測試有沒有途人提醒他背包沒關上,結果就是沒有一個人留意。

這個系列報導就是有趣,令人看完了根本不想去看世博——要看也起碼等一兩個月後。

事實上,世博新聞在美國不是太受注意,可能是最近美國有太多大事發生︰漏油、水災、炸彈,單是報這些已經佔了所有時間。如果不是開了無記台,我也不特別覺得世博是一件大事。

奇怪的是,香港好像是快要舉行補選了。我看了一個星期無記新聞,也沒有聽過他們有特別報導,例如介紹候選人、民意調查結果、拉票活動等等。這補選不是我的幻覺吧?為什麼就是沒人提?我甚至不知道有什麼人出來選。我知道,要是我一定要知的話,上網看看便會知道了。可是單靠新聞報導,你是不會知道這補選已進入倒數階段。

那幾天世博新聞佔了一半時間,我便笑說難道現在沒新聞可做嗎?這世界有很多事可以報導︰美國鑽油台漏油嚴重可以永遠影響海洋生態,但漏油報導只報了兩三天,實情是油污天天不斷擴散。希臘暴動可以拖垮香港經濟,但報導只集中民眾如何扔雜物警察如何驅散,卻忘了解釋暴動如何影響全球經濟。

原來無記新聞是大新聞變小新聞,觀眾看完新聞報導也覺得這世界像無新聞。無記新聞=無新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