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看著電視一眾高官大叫「起錨」叫得七零八落,我抱著bb笑到死。

「起錨」對我有特別的意義,這是我外公的用字。小時候我與一眾表兄弟姊妹,聚在外公家中等出發去玩,吵吵鬧鬧,到真正要出發了,外公雄壯的一聲「起錨」,我們便知道要走了。

外公在蜆殼公司當船員至退休,曾經跳落海救人而得到一枚獎章,他手臂上好像有一個船錨的紋身,現在還存在否,我也不知道。

那天聽到「起錨」這詞,除了笑,我便想起外公。我對媽說,外公喜歡說「起錨」,她卻不置可否。

我心裡想,「起錨」不是這樣用的。我腦海中這詞是外公專用,伴隨我們兒時的歡樂笑聲。「起錨」是充滿期待和歡欣,不是現在的「超錯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