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常說如果我有一個女兒,我很希望她會像V。

四月尾收到一張卡片,是她父母發出來的,告訴親友她六月在英國結婚。

卡片雖是她父母拿來敬告親友,不過倒是她設計的。

是英國西南部某市小地圖,手繪的,紀錄了他們第一次約會的地方,常去的泰國餐館,一起上的教堂,求婚的地方……

我和V並不熟,彼此相差六、七年,她很早便去了英國念書,之後都只是見過一兩次。我只與她爸爸熟稔,他以前是我教會的牧者,我結婚時他給我們訓勉。

收到卡片後我又想起很多。有一次和一大班人往她家探望她父親,她爸拿出一首詩歌來教我們唱,說是她作的,旋律簡單我們很快學會,然後她爸打電話去倫敦,我們對著電話唱給她聽。

唱完了,她在那一頭反應怎樣我也不太曉得,我只記得她說她在看溫布頓。

又是六、七月,在電視上看到溫布頓的綠草如茵,我總想起這件事這個人。

早幾年V畢業,她爸說起她的前途。V在倫敦讀設計,不過外國人在他鄉入行很難,她說不如返來讀個會計之類在香港做事又可以陪伴相隔已久的雙親。我和東尼即時大叫千萬千萬千萬千萬不要回來,也不要放棄自己的興趣理想去做一份自己沒興趣的工。當然那一刻V根本不在我們眼前,我們只是對她爸說的。最後她還是留在倫敦,找到一份設計工。

寫了這麼多不過是因為在臉書看到她婚禮的照片,我們或許沒甚機會再見,不過衷心希望她幸福快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