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紐約下午錄得破紀錄的華氏103度,即攝氏39度,其實weather channel的 “feels like"是 41度架!

整個城市幾乎溶掉,電力公司罕有發出呼籲,請市民節約用電,以免電力負荷過重。我家樓下的大堂烏燈黑火,僅餘少量燈光供住客認路。

103度我竟然出街,當然小b留在家中。出家是幫東尼買返工的短袖衫——可想而知有幾熱,熱到要買衫。

本來我想開小差去行行街,不過實在太熱,走在街上感覺像burning, 於是買完衫和東尼吃了午飯在便火速回家。

昨天亦是英女皇駕臨紐約的日子。

行程沒有很詳細的公開,幾時來幾時去大眾都不太知道,遊客路人都在問女皇何時駕到。

她去了聯合國發表演說,沒問題,都是有冷氣的室內地方。下午五時到了世貿遺址獻花,那才是戲肉。雖然那時沒有39度,但也有36度。這老人家照舊全副長袖套裝,戴帽戴手套,一點不舒適的神情也沒有。就算最近的鏡頭,也拍不到她臉上有一滴汗。

如常的與民眾握手寒暄,一步一步慢慢走,沒有因為天氣太熱而要急著離開。

無論外間環境怎樣,無論這世代怎變,英女皇還是冷靜如斯。

在熱燙了的紐約,英女皇就像一塊冰,給民眾一點涼快一點話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