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不用別人消滅廣東話,我們自己已經舉手放棄這方言。

有幾多父母是用英文 / 普通話同子女溝通的?看看身邊的人便知道。

我甚至見過有父母以小朋友不懂廣東話為榮。

廣東話在香港快要淪陷了,不久將來可能成為二等語言。

今天看到紐約時報的報導,發現印尼也有這現象。

有錢的家長送子女去國際學校讀英文,有在印尼土生土長的小朋友不懂得印尼話。

卑棄自己的方言,是自我矮化的表現。印尼人也驚覺自己的語言可能被滅絕,反過來香港的父母不覺有問,帶頭反對廣東話滅絕自己的文化,用的是那些堂而皇之的理由︰都係為左仔女的將來。

拜託不要再「屈」在小朋友身上,他們什麼也不知道。香港人已經沒有什麼身份認同的了,只有廣東話是最後防線。如果將來廣東話消失,我不知道什麼是香港人。

這就是香港下一代的將來嗎?

是否一個城市沒落之前,首先喪失的是它的語言文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