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有十八日我們便要搬返香港了。

昨天忽然離愁滿瀉,可能是因為要去買行李箱,可能是因為與網友讀食的匆匆一別,可能是因為返香港前往醫生處作最後一次檢查……。

時間就是過得這麼快,兩年的紐約生活快要結束了,好像還有很多事未做,很多地方未去過。

離開紐約原來比我想像中更難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