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來了六天,可以上網,也有時間坐下來寫點什麼。

頭幾天小B時差大混亂,下午三時昏昏欲睡,半夜三時龍精虎猛,我們本來一早調好時差的,也被他攪得沒法睡。有一晚小B要抱著才能睡,四點鐘抱著他坐在客廳至天明,我魂離肉身,眼光光的等時間過去。幸好小B終在前晚調好時間大家有覺好睡。

幾晚睡覺不足,加上離開紐約前一星期忙於收拾,天天吃外賣,返來後牙肉腫痛。媽媽煲青紅蘿蔔粟米湯,落足蠔豉鴨腎給我下火,喝了兩大碗,第二天便好了。

這就是回來的好處,有支援,冇咁慘。

當然,回來也有其壞處。今日東尼也上班去了,要重新適應在香港和小B獨處的時間,好像很容易,實際上是有點困難。爸媽很幫忙,也不是天天待在你家,總有一天你要單對單。在紐約時沒問題的,回來又覺得很難。

調時差容易,調生活就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