算起來,原來兩周一聚成立之時,正是我剛到紐約的時候。

現在這個網絡筆聚要結束,也是我離開紐約之時。

離開紐約前我一直忙忙忙,別也匆匆,根本沒有時間好好的跟它說再見。

或許是,我怕別離,所以避開說再見。

記得兩周一聚其一個題目是「五年之後」,那時我寫,希望五年後還有兩周一聚。

五年沒有了,兩年也好。不過說不定五年以後,兩周一聚又重聚。

也說不定五年之後,我會重回紐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