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dpress的版面下雪了。今年要過一個沒有雪的聖誕。

去年紐約的第一場雪,是星期六。差不多四個月身孕,從香港回紐約後腰痛,一直睡不好,於是那天下午與東尼去買一個孕婦用的睡枕。

正在揀選,雪就施施然的下了。那孕婦專門店在五十七街,大大的落地玻璃可看到窗外。一點一點的,時有時無,不是說這是場超大的雪嗎?好像不是啊!誰不知晚上才是戲肉,雪多得令人寸步難行。

那睡枕沒帶返香港。以前只習慣仰睡,生了孩子後也接受到側睡了,可是沒了睡枕,好像有點不自然。

不是不滿,只是過了兩年有雪聖誕,忽然覺得香港的聖誕氣氛很假。尤其是商場的聖誕音樂與佈置,很造作。

唯一期待的是,以聖誕為名,可以相約很久沒見的朋友相聚。

也差不多聖誕了,自我閉關調適的日子應該要完結,要躲起來躲到幾時呢?

昨晚刷牙時我對東尼說︰很想念紐約。他說,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想念紐約的。

看來他也有點寂寥。

是時候多點出來走動,適應新環境。不過我會在這裡繼續寫很多關於紐約乜乜物物的無病呻吟。

保證悶親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