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徒華先生任校長的那間小學,正是在我唸的小學的隔鄰。

我是下午班的,中午十二時半打後準備返學,總會在學校附近見到他獨自走過的身影。

兒時記憶中他好像有點駝背,不知是否屬實。

但我又怎知道他就是司徒華呢?應該是八九年以後才懂得的,那時比較懂得發生什麼事,有什麼名人。

也還是媽媽告訴我,他是司徒華。

對他的印象是不特別好,是因為他任教的學校是區內的差學校,裡面都是壞孩子居多。那兒的校長,說不定也是很壞的——那是兒時印象與觀感。

後來長大了,漸漸知道更多,他不單是校長,還有很多身份,做了很多不同的事。可是到現在,我記得的,還是那孤獨的身影,低著頭,不發一言,匆匆走過。

現在回想起來,那時從政,根本不會扮親民,走過都要跟人打招呼。

我生長的社區,很平凡的,孩子一大堆,師奶吵不停。那一間小學,也是毫不起眼,甚至有點被區內家長歧視,但是他還是默默守著。在政壇在教育界他的貢獻固然大,可是他對那間小學出的心力,也同樣的多。要經營一間名不經傳,甚至口碑差的學校,談何容易。

我雖不是他的學生,也要向他致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