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經兩年沒有在香港過年,忽然覺得那預備過年的氣氛令人失笑。

每天去買菜,每天就聽到鄭少秋的歡樂年年與群星合唱的迎春花,那種人造熱鬧令人無處可避。如果有一個人很不開心,走在這種環境裡,是不是很諷刺呢?

都說百物騰貴,但你看市面上的賀年禮盒的種類和數量之多,令人懷疑它們最終會否被人全部買回家。兩年不見,覺得金莎朱古力細粒左而價錢貴了(一定不是我的幻覺),也發現香港所有食肆都好像推出自己品牌的糕點,還有五花八門的賀年禮盒,什麼國家,什麼食物種類也有。

以前過年,試過收過五盒金莎和三盒藍罐曲奇,後來市面有一款三十多元的夏威夷果仁朱古力,禮盒上的海灘風景與農曆新年的氣氛完全不合,不過勝在夠特色又夠便宜,一時間全世界互贈夏威夷果仁朱古力,試過收到六盒。

但我還是懷念那紫色罐的花街朱古力,一種很神秘的高貴,小時候並不愛吃朱古力的我,只喜歡那罐上穿異國服裝的人物。花街像是很矜貴,很少人送,印象中只收過一次。

我並沒有準備什麼過年,家裡什麼也沒有,也不打算添什麼。因為知道這個年是避無可避,一大班兩年不見的親戚,鮮有露面的小BB,加起來一定是非常熱鬧的農曆年。我希望拜年的喧鬧過後,回到冷冰冰的家,可以縮在梳化上,身上披一張毛氈,拿著kindle,享受完全屬於自己的寧靜時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