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in Firth拿到奧斯卡影帝,很開心。愛上他,不過是2005年開始。一本Pride and Prejudice, 一部BBC的改編劇,從此愛上英國戲和英國影星。

實在要拿出P&P DVD來重溫兼慶祝,你問這是否他從影以來最好的作品?應該不是吧?有人喜歡Fever Pitch, 我卻覺得The King’s Specch應會是最好。不過P&P是他冒起之作,值得紀念。

不過我很怕聽他說英文,永遠聽不明白他在說什麼。

說起The King’s Speech, 奧斯卡頒獎禮前,有兩幫人各自發功,一是電影公司聲稱英女皇曾看過此片,並覺得"moved". 另一幫人則大肆批評片中的史實不夠準確,包括英皇喬治六世其實不是那麼反納粹。為了搶那最佳影片殊榮,各路人馬真是spin到盡。

紐約時部的影評人A.O. Scott說The King’s Speech是︰Hitler + handicap + Shakespeare + 100 million = Best Picture. 這戲是反納粹、殘疾人士出頭天、古裝加上有票房有口碑,是奧斯卡委員喜愛的類型集大成,很難不嬴吧?

今週四這戲要上映了,不過我買票子時絕不會說出那極難聽的中文譯名。台灣譯作「王者之聲︰宣戰時刻」反而好過香港,不過那「宣戰時刻」可以省掉,這戲又不是講打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