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婚四週年,英國傳統上的代表物品是鮮花和水果,那我乾脆叫作花果婚吧!

花果婚這一天,循例都是外出吃頓飯。過去兩年在紐約都是去Carlyle,今年我們吃午飯,而東尼竟然找遍全中環也訂不到他想要的餐廳,結果我們去了金鐘。

去了金鐘也好,我覺得好過中環。小B在家由我爸媽看著,我和東尼舒適地吃了一頓精緻的午餐。

然後,爸媽和東尼都叫我逛逛街不用這麼早回家。好吧,我就找些地方行行,買了幾條可以丟進洗衣機洗的褲子,這很重要啊,已沒時間侍候那些要乾洗的衣服。然後又買些護膚品之類,原因是當今天我出門前覺得要在臉上塗些什麼時,發現我從紐約回來時只帶了一瓶Olay Regenerist,還有一支只用過幾次的妊娠紋膏。好,我太不打理自己了,去買幾件瓶瓶罐罐也好。雖然東尼不會察覺我塗與不塗的分別,不過有些日子,像今天,是要亮麗一些,給生活一點光彩。

我買了一個銀包給東尼,他在用的那個已經爛得不堪入目,我忍受不到,如果我不出手相信他會把那舊銀包用到自然分解。

就是這樣,四週年的今天,平凡夫婦的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