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個月終於把Ian McEwan的Atonement看完。

我最恨的角色,仍然是Briony,因為三年前已經看過電影知道故事大概,所以把她從第一頁恨到最尾一頁。仍然覺得,所謂的「贖罪」,不過是令做錯事的在生者心裡好過一點,與被害者是無關的。Briony給Cecilia和Robbie一個幻想的童話式結局,只是自己騙自己罷了。

書中第二部極詳盡的Dunkirk Evacuation, 我是不斷的飛來看,因為我對戰爭完全沒有興趣。不過嚴格來說,那不是講Evacuation的,因為行動未開始,Robbie已經死了。不過,電影中那Dunkirk長鏡,我卻重複看了五、六次,太經典太絕望了,雖未完全反映戰爭的可怕,但那場面也很震撼。

這本小說很好看,但同時又需要讀者有一點基本英國歷史的認識,才能看出味道來。三年前我嘗試看這本小說但沒完成,也許是好的。三年後再看,便暢順得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