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只戒指很快便寄到來。

雖說是假的,但可不是輕飄飄的塑膠玩具,戴上手指都有一點點重量。

遠看絕對能騙倒幾個人,近看便看出假石排列不整齊。

當然,因為我的手指太短了,效果其實有點勉強。

真係著起龍袍都唔似太子!

那麼,這玩意幾時戴呢?

下個月表弟結婚,戴來玩玩吧!